f2d5viP

郑家姐妹被带走了。

季衍揉了揉眉心,看向云画:“对不起画画,不该让人放她进来的。”

云画摇摇头:“你也不知道她会忽然发疯的。”

叶雪松也忍不住说道:“郑依依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她平时虽然疯,但也没这么撒比的啊。更何况这是在季家,她这么闹腾对她有什么好处?只会让三哥更加厌恶她,她没理由这么闹啊……”

“不管她了。”季衍直接说道,“本就不是一路人,她跟着咱们混也没什么好处的。到时候郑家也不认她,她里外不是人。趁此机会跟她直接断开,让她以后都远离咱们这个阵营,对她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叶雪松嗯了一声,“说的也是。”

晚餐很丰盛。

大家都喝了点酒。

云画喝了一小杯果酒,不敢多喝。

她的体质,喝点酒就脸红,这其实是属于酒精过敏的一种,但是不太严重,症状就是脸红,头晕。

“哥,等我十月份比赛完,就去看你。”云画说道。

“好。”季衍笑了笑,“跟小姑姑一起去,在那边好好玩几天。”

甜腻腻清纯妹妹的日常写真

“三哥,我九月份去当兵的话,春节就也见不着了,下次估计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叶雪松笑,“三哥,不混出个样子,我是不会回来的。”

“有这个决心就行,但是注意适度。”季衍笑。

一群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

翌日清晨,司机和车子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

云画和妈妈姜寰清,还有薄司擎、岑爷爷一起,送季衍上车去机场。

“好啦,别送了,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季衍笑,“岑爷爷,您得空的话,我去那转转,那边不是还有您的老战友吗?”

“再说吧,一把老骨头,不想跑啊。”岑爷爷叹了口气,又叮嘱季衍,“阿衍,你第一次真正参与基层工作,又是空降兵,那边的情况势必没那么好控制的,别急躁慢慢来,按部就班。不必着急争功,真正做出事实来了,功劳不用争就会到你身上,谁是做实事的,上头看得清楚呢。”

“知道了岑爷爷,我会的。”

姜寰清也说:“东西也不知道都带齐了吗?那边吃的住的也不知道放不方便,缺什么直接打电话,家里给你寄……”

“妈。”云画都无语了,“能缺什么呀,什么买不到?”

季衍笑,“是,知道了小姑姑,想要什么了,一定给您打电话。听说那边冬天很冷的,也不像咱们北方有暖气,姑姑您再多给我织几条围巾吧,要黑白格子的,蓝白格子的,还有黑白条纹的。”

“行,我用羊毛线给你织,再给你织几件厚毛衣。”姜寰清笑着说,“买的保暖衣穿着不舒坦。不过羽绒服还是要买的,到时候给你寄过去。”

“好。”季衍笑,又看向云画,“画画,哥就不跟你交代什么了,我走了,你可得常去看外公。”

“知道啦。”云画笑了一下,眼底却带着忧虑。

季衍说汌省冬天冷,她又想起来了,今年春节,南方雪灾,几十年一遇的雪灾啊……f2d5viP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