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抖音国际版刷到大尺度

如何用抖音国际版刷到大尺度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股波动实在太强,导致受到影响的并非仅限于凤天,紫禁两城,但不可忽略的是,这两座相邻的城池,遭遇影响最广泛。

“嗤!”

巨大的金光像是一条彩绸飞卷,贯穿虚空后,于白日下,硬生生的拉出了一道金光大道,绵延几百里,非常具备视觉冲击感。很多普通人,只怕一生都未曾见到这样的盛世景象。

金光之后,天地波动。

“这……”

“金家拦得下来吗?”

至尊驾到,哪怕是曾经辉煌到不可一世的龙头家族,也未必能够轻而易举的拦截下来。不过事实并非如此,临近中途,还真有人尝试出手。

“铿锵!”有超绝高手于虚空祭出一柄战刀,刀光雪亮,横切虚空,硬生生的横亘于陈青帝前方。

这柄战刀一看就不是凡俗法器,扩散出大片刀纹后,迅速凝聚,密密麻麻像是一张网,覆盖苍穹。而陈青帝,不偏不倚,身在网中。

“拦我者,杀无赦!”

陈青帝眸子里都是滔天杀光,第一时间捕捉到危机后,他大手一拍,掌心祭出绚烂金光,铛的一声压得那种由刀光演绎的拦天大网极具浓缩。

爱没有如果爱也有失落

刀网受力收缩,覆盖范围减小,但并没有出现破裂的迹象。至尊一掌,竟不能拍散,足见这一刀祭出后,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然而陈青帝无惧,他一拳重击,动用最纯粹的肉身之力,并于虚空中,撞击承载满身雪亮光泽的绝世战刀。

“铿锵!”

漫天的火星绽放,宛若无数团火星在虚空燃烧,那柄战刀也随之被打偏轨迹,刀锋表层出现密集的裂纹。

“……”

虚空出来阵阵倒吸凉气声,显然出手的人,就在附近,本以为能拦下陈青帝,不曾想后者一拳就险些崩碎他的战刀。

“嗯?”陈青帝目光一沉,五指铺开,隔着虚空就抓了过去,凭借一缕轻微的气息波动,他迅速定出精准位置。

嗤。

那一处虚空直接炸裂,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被迫现身,黑影不敢和陈青帝正面攻伐,选择被动防御。但还是被陈青帝一掌拍中后肩。

“噗。”

黑影整块肩膀被陈青帝五指洞穿,漫天血迹绽放,丝丝缕缕的血腥味迎风飘散,若非黑影本身境界不俗,陈青帝五指之下,能将此人当场决裂。

“让开。”陈青帝眸光如火,沉冷发声。

“嘶嘶。”黑影遭遇重创,倒吸凉气,隔着两百米凝视陈青帝,一番上下打量,他的表情越来越复杂,苦不堪言。

“三年前,我在紫禁城外负责拦截诸葛先生。”

“三年后,不曾想又来拦截诸葛先生的徒弟。”

“我金家和陈家恩怨,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陈青帝长身而立,没有多言,他当初通过铁扇子王的阐述,知道老怪物杀进紫禁城的时候,遇到一位金家弃子阻拦。

此人名金兀术,正是近前的拦路强者。

陈青帝念及金兀术和老怪物结识多年,不愿痛下杀手,不然以他如今的超然境界,何须站在此地多言?一路杀过去便是!

“让。”陈青帝不想废话,只有这么一个字。

金兀术表情复杂,果然诸葛一门出豪杰,相对于诸葛先生,他的徒弟更难对付,三言两语尽显霸道,根本不给商量的余地。

许久,金兀术耐着头皮道,“可否给在下一个薄面,此事作罢?”

“作罢?”陈青帝惨笑,“给们金家一条活路,谁给我妻女出口恶气?金兀术,我不想杀,滚开。”

“太放肆了,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便在这时,又一位强者登临现场,他灰色长发,国字脸,眉毛浓郁,整个人充满一股野性的气质。

陈青帝轻描淡写的看了对方一眼,转移目标,“又是谁?”

“老夫桐无极。”老者语气淡漠的回复。

桐与铜音似。

陈青帝大概猜测出一二。

“原来是金银铜铁四大家族的第三位。”陈青帝呢喃,继续观望桐无极。

“既然知道是老夫,希望在这件事上能宽容点,事情已经发生到这个地步,再去枉杀太多人,也于事无补。”桐无极袖袍一抽,大义凛然道。

毕竟是老辈人物,过惯了高高在上的日子,并且自以为自身薄面还是有几分,所以经由金家邀请,他出面当和事佬,看能不能尽量化解危机。

奈何他态度过于自负,三言两语之间并不能化解这场矛盾。

“陈青帝,现在天下大乱,金家的影响力保证他们自身不能受到任何创伤,所以希望尽量站在大局观的位置上,放下仇恨,不要再残害同类人。”桐无极老神在在道。

陈青帝冷笑,“走失的不是的妻女,自然能气定神闲,冠冕堂皇的说这些大话,可惜,我不是。”

“我要动金家,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管不着。”陈青帝眸子闪过两道锋利的芒,惊的桐无极毛孔悚然。

许久,桐无极硬着头皮呵斥道,“陈青帝,这么一意孤行,是在与天下人为敌。”

“师兄!”李元霸终于跟上陈青帝的步伐,并托举一套剑匣,他本来很陈青帝一同出发,不过中途改变注意,取回来了这套剑匣。

“师兄,师姐离开的时候托我保管它。现在回来了,也该物归原主了。”李元霸开腔道。

陈青帝点点头,“装上。”

“好。”李元霸亲自装枪,而金兀术和桐无极对视两眼,眉宇复杂而凝重,眼看陈青帝的动作,是铁了心要杀一遍金家了。

铿锵!

一声重击,枪与杆合体。

陈青帝食指拂过白马,“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先去。”其后,陈青帝一挥手,战枪破空,承载着大片月白光,贯穿苍穹,眨眼就消失的了无痕迹。

铛!

数分钟后,金家山门外猛然遭遇一股暴动,不过丈许长度的银枪震断地表,斜斜的屹立在金家百层台阶下。

“白马银枪陈青帝。”

“他终于还是来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