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3_a939

一说到棒槌,栾凤的脸就红了,你有棒槌我哪里有那玩意儿?

“我有棒槌是正确滴,不过你也有呀,我的不就是你的吗。”万峰调戏栾凤。

“呸!不要脸,谁稀罕!”

“你说准了?那我送给别人。”

“你敢!”栾凤挥起拳头在万峰身上猛敲。

幸亏这个卧铺间就他们两个人,另外两张铺是空着的,他们说什么别人也不知道。

火车到龙镇时是上午九点多钟,龙镇的客运站就在火车站的外面,两人到客运站买了九点半去往吴县的车票。

客车在崇山峻岭之间穿行,入眼的都是连绵的雪野。

栾凤用嘴把车窗玻璃上的冰凌吹出一个圆圈,眼睛贴在圆圈上往外看。

“哇!你们这里的雪真大,头回看到这么大的雪。”

万峰悄悄捅捅栾凤,那意思是怎么把自己整得像二傻子似得,这也值得大惊小怪。

对于龙江冬天的司机万峰的非常佩服的,道上都是雪几乎见不到一点路面,司机照样把车开得像飞一样。

清纯衬衫美女黑直长发拂面优美写真

不过那时候的路上一个小时也见不到几辆车,司机只要不把车开到沟里几乎不会发车撞车事故。

到吴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

这是一个非常可恶的到站时间,因为通往大林子的车刚刚发出不久。

那个方向一天就一个班次的车,还没有出租车,这趟赶不上就只能明天了。

两个人没奈何只好去住旅店。

旅社那位开票的大妈用审视特务般的目光在万峰和栾凤身上扫来扫去,大概扫了四十多眼。

最终还是给他们开了两个房间。

麻痹的你装一下糊涂能死呀!死眼子!

安排好住处两人出了旅社到大街上溜达。

吴县的气温可比红崖低多了,这里怎么都说是小兴安岭,就是在龙江也算是比较冷的地方了,比沿海的红崖气温那可不是低一点半点。

抵上十度那都不叫事儿。

幸亏万峰早有准备两人穿得多才没有被冻成冰棍。

吴县小城比红崖小了许多,按照万峰的估测大概也就红崖县城的一半儿左右。

就一条街,几乎所有的商业网点都在这条街上。

两人用一个小时就把这条街走了一个来回。

回到旅社旁边的饭店吃了顿晚饭后就回旅社休息。0613_a939

一夜无话。

想有话也不行,两个人在两个房间有话也说不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两人吃了早餐后,万峰第一时间到客运站买了下午到大林子的车票。

买票要趁早,就是这样他们也没买到前几号的座位。

买完车票两人就开始逛商场逛市场,一直逛到十点多钟。

到百货商店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到商店里买了一台三洋牌电视机。

八一年冬天四十二连有六台电视,万峰估计家里不可能买。

如果买了这台就但备用的或者是便宜点处理给谁。

万峰把电视机扛到客运站,两人就坐在客运站的长椅上等着到点上车。

下午一点半,开往思吉屯方面的车终于发车了,一个半小时后客车抵达大林子车站。

下车后万峰犯愁的事情发生了,这电视机怎么弄回去?

从大林子车站到四十二的距离可是超过一千米,三里多里,这要是扛回去可特么鼻涕了。

万峰正在迷茫,一个人走了过来:“咦!这不是万峰兄弟。”

万峰抬头一看经过几秒钟疑惑才想起这人是谁:“韩木,你来的正好,给我找辆小车,要不我这电视机弄不回去了。”

“这好说你等着。”

韩木如飞而去,几分钟后就从道边的道班不知谁家弄来一辆两个轱辘的小推车。

有这玩意就轻松多了。

把电视机放在车上,韩木主动推车让万峰和栾凤跟着走就行。

万峰掏出一盒带滤嘴的香烟给韩木,这货推车就更来劲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胡扯不知不觉就到了四十二连。

大道边两帮小孩正在雪地里踢一个漏气的皮球,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二胖,那是不是你哥回来了?”

万峰的弟弟万俊小名叫二胖,此时正在抢那个瘪瘪咔咔的皮球,闻听回头往大路上看果然看到他哥和一个女人,还有大林子的韩木推着一辆小车。

万俊球也不踢了飞一般向道边奔去:“哥!你回来了!”

因为跑得急了,脚下又是雪地,万俊脚下一个滑呲娄砰地摔倒在雪地中,溅起一片雪花飞舞。

栾凤想笑却又没好意思笑。

“这是我老弟万俊,这是你未来的嫂子。”

“嫂子好!”万俊今年十二已经懂不少事儿了,一点没不好意思地开口叫嫂子。

栾凤就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塞到万俊的手里。

“哥,我回去告诉妈你们回来了。”说完如飞而去。

待万峰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母亲和万俊已经站在门口的大道边望眼欲穿。

“凤儿,这是我妈!”

“姨,您好!”

万峰的母亲见自己的媳妇像画里的人一样,从心底都是欢喜,拉着栾凤的手:“快进屋快进屋,外面冷!”

韩木把推车上的电视机抱到屋门口,说啥也不进屋。

万峰就又给了他一盒烟并告诉他转告大林子的兄弟,过两天找机会聚聚。

万峰送韩木到道边。

“哥!你还买电视机回来了,太好了,这回不用去别人家看电视了。”

“爸和妹妹呢?”

“爸去下象棋去了,妹妹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去叫爸。”

万峰进屋的时候,母亲已经和栾凤唠的非常热火了。

由于都是洼后的人,虽然母亲离开的时候栾凤估计还不会爬,但她的父母母亲毕竟认识,因此谈话的切入点也就非常自然,几句问候栾凤父母的话以后就像同村人拉家常一样自然起来。

万峰见她们聊得非常自然,也就出门去干别的活儿。

这个地方离电视插转台可是非常远的,要想看到国内的电视节目,没有十五六米的电视天线杆想都别想。

但讽刺的是要是看当时的苏联台,就是在房顶上随便插个天线杆就能收到。

上一世万峰苏联台可是没少看。人家那时可是白天都有电视节目的,那像国内那时白天仅仅星期天有电视节目。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