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2_a2017

0402_a2017 虽然说,这样子擦身很舒服,谁也不喜欢身上粘粘脏脏的。

可是他擦的位置,实在是是太羞了点。

苏宁烟原本因为失血过多泛白的脸,愣是给他整出了血色。

卓君越也不敢再弄了,占点便宜就算,怕她会着凉,赶紧她换上干净的衣服。

换好衣服,卓君越开始解她的裤子。

苏宁烟想到那个画面,忍不住按住他的手,然后可怜楚楚地看着他,一副要求放过的表情。

原本卓君越真的没有打算对她做什么的,毕竟这人伤着呢,他再禽兽也不会禽兽到这种地步。

可是,她的眼睛大大亮亮的,带着一丝娇羞地看着他。

她此刻的模样,就像是一只诱人的小白兔,求着大灰狼放过的样子。

天地良心,卓君越敢发誓,在给她擦身的时候,他真的思想好单纯的。

现在,却被她这样的目光看着,硬生生地看出火气了。

他略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宝贝,听话,裤子换掉,晚上你会睡得舒服些。”

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

话毕,卓君越拿开她的手,慢慢地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

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以后,看着原本白花花的两条腿,上面多了不少的伤痕,看得卓君越心里一疼。

他深呼吸了口气,“宝贝,忍着点,我不会碰到你的伤口。”

苏宁烟现在的处境,她哪里顾得上伤口会不会疼?

她感觉在卓君越的注视下,只觉得好羞。

明明知道他不会做什么的,明明以前他眼睛失明的时候,她也帮他做过同样的事情。

可是,真的感觉好羞啊,两条腿还是分开的。

那动作,让她情不自禁想到某种运动。

完了,跟卓君越在一起久了,她都快要变成女流氓了,明明就是什么都不会做的,怎么净往那方面想了?

卓君越小心地避开伤口,又怕会弄疼她,动作格外温柔。

最后,他洗了一下毛巾,然后轻轻地将她的腿抬了起来,准备脱掉她最后的防线。

苏宁烟握着他的手,然后摇了摇头,用眼神告诉他,那里不用擦也可以。

卓君越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考虑到实际情况,他拿开了她的手。

“乖,没事的,咱们要注意卫生,小裤子要换掉的。这个地方,我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不用害羞的。”

苏宁烟只好配合,然后,总之,一言难尽。

只是,她怎么觉得卓君越的脸色越来越冷?

然后看到他的额头,竟然微微渗出汗珠。

苏宁烟下意识往他身下一瞄,不看还好,一看只见下面已经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那一瞬间,两人四目相望,空气中似乎透着别样的味道。

卓君越压抑着心中的火气,轻咳了一声,“好了,我把裤子给你穿上。”

苏宁烟说不出话,只是内心翻腾,这这简直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她只觉得,脸好像更加热,心跳更加快了。

卓君越总算把她处理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染湿。

他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目光透着一丝幽怨,“老婆,等你好了,要补偿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