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抖音短视频app下

  猫咪抖音短视频app下 *** 金莲哼了一声,“芸,人是活的,这账本不是在你手中?大笔一挥,她能查出什么来?”

   芸淡淡回落,“我可以帮你改,不过要是被少奶奶发现了,我保不了你。”

   “不用你保我,七爷自然会保我。”金莲得意地挑了挑眉。

   。。。

   夜幕降临。

   厢房里。

   喻伊人趁着霍连城还没进屋,已经把自己剥得干干净净,直接钻进被褥里。

   依旧是那一股夜不能寐的香气。

   喻伊人裹紧了被子,将自己裹得好似蚕蛹一般,连脖子都看不见。

   喻伊人心里头想着,反正七爷一来,又要命令自己脱衣服,那就先把衣服脱好。

   “吱丫”一声,房门推开了。

   霍连城的轮椅缓缓滑入房间里。

   麻花辫美女复古连衣裙午后惬意时光写真图片

   依旧是那一袭月牙白的长衫,白皙俊美的脸庞,清冷疏离的目光,幽幽冷冷。

   霍连城滑着轮椅,靠近床榻。

   床榻上,喻伊人从被褥里钻出了脑,笑得璀璨,“七爷,您来了”

   霍连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声音低沉,“你躺在床上做什么?”

   喻伊人大眼睛眨巴眨巴,笑得甜甜的,“七爷,我知道您一来,就要让我宽衣,然后躺进被窝里,闻着夜不能寐,所以呢,我就提前把衣服脱好了。”

   霍连城盯着喻伊人那笑得璀璨的样子,眸底光泽深色了几分,迟疑了片刻。

   “被你这么,似乎你很懂事,很乖巧?”霍连城的声音透着一丝丝不悦。

   喻伊人听不出男人不悦的气,微笑道,“七爷,谬赞了。”

   霍连城眸色一滞,心里头闷着一股气,声音冷了,“以后还是等我来了再脱。”

   “嗯?”喻伊人纳闷了,“七爷,为什么呀?”

   霍连城欲言又止,盯着喻伊人的大眼睛,喉结微微动了动。

   随即,霍连城脸庞冷峻侧过去,眉心间泛着一丝丝愠怒,声音冷了,“不为什么,没有我的命令,你不用宽衣休息,我下令了,你再脱。”

   “噢”喻伊人压低声音,嘀咕道,“想看我脱衣服。。就嘛。装什么假正经。。”

   “你什么?”霍连城灵敏的耳力,迅速捕捉到喻伊人的嘀咕声。

   喻伊人一怔,连连摇头,“七爷,我没什么。”

   霍连城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声音沉了,“我听见了,你我想看你脱衣服?”

   喻伊人脸蛋涨红了,眼珠子打了个转,低声道,“七爷,您当我没过吧。”

   “呵”霍连城笑得几分嘲讽,“不要太高估自己,就算你在我面前脱光了,我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喻伊人裹着被子,埋着脑,嘀嘀咕咕,“那还不是你双腿不方便。。”

   “你又在嘀嘀咕咕什么?”霍连城脸色沉了。

   “没!我没嘀咕什么。”喻伊人连忙义正言辞地表态。

   霍连城盯着喻伊人,“昨天晚上都梦见了什么?”

   霍连城目光精锐。

   喻伊人愣了一下,有点局促的反应。

   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梦境。。。

   梦境里,她在七爷的身下辗转承欢,有点模糊,又有点清晰。。***

Tags: